快捷搜索:

《大秦赋》:史诗大剧,已露峥嵘

  对于历史剧迷来说,《大秦福》的播出确实值得一提。虽然每年都有很多古装剧,但有时一年四季都不会播出。

  大秦赋是大秦帝国系列的终结。在此之前,2009年《大秦帝国的裂变》、2013年《大秦帝国的纵横》和2017年《大秦帝国的崛起》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他们也许不是历史剧的巅峰,但《大秦帝国》系列绝对是历史剧的巅峰。《大秦赋》由《大秦帝国》编剧李蒙执导,《大秦帝国裂变》导演阎毅执导。
  《大秦帝国的裂变》主要以商鞅的改革为核心,描述了秦国由弱到强的经历;在《大秦帝国的纵横》中,秦国以张颐为宰相,在反攻中求发展;在《大秦帝国的崛起》中,秦国以范菊为宰相,逐步确立了自己的超级大国地位。这一次,大秦府又分为“大秦府之东”和“大秦府之世界”。主要讲述英政在吕步伟、李四等人的协助下,通过铁腕政治横扫六国、统一世界的故事。
  作为一部78集的长篇电视剧,《大秦福》有很多值得关注的地方。从目前播出的时长来看,《大秦赋》依然保持着这部历史剧的高水准。
  我们可以借鉴郭若摩的话来评价历史剧。郭沫若说:“写历史剧可以用《诗经》中的赋、比、兴来表现。准确的历史剧是赋的体裁。以古史反映今天的事实,是笔墨的体裁。它不是完全基于事实,而是当我们感到可爱时,我们同情某个历史故事或历史人物的一部戏剧。“那就是邢。”
  所谓“赋”,是指历史剧要保证史实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尤其是《大秦赋》等重大历史著作,要对历史的是非有准确的判断,对历史人物的刻画也要符合对历史的总体评价。
  这也涉及到历史剧创作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的关系。所谓历史剧,在戏剧之前有历史,历史是创作的前提和基础;但历史剧不仅是历史,它还需要虚构和艺术创作。因此,对历史真相的把握一般遵循“大事不虚,小事不限”和“七实三虚”的原则。
  “大事是真”不仅要求有基本的历史时间和历史事件,而且要求有“历史唯物主义”的大方向,即人物的刻画要以对历史发展的作用和影响为基础,人物的选择要符合历史规律和历史逻辑。
  《大秦福》给观众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剧中的许多历史人物,无论是秦兆祥、秦壮祥、应征,还是吕步伟、李四等,都是“政治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赵骥、应义仁、吕步伟三人关系为中心的古装剧《豪拉传》充满了情感纠葛,意味着历史人物的“狭隘”。然而,《大秦赋》中的爱情故事并不多。秦人所想的是世界的统一。应正的政治理想是“大一统”,“大事不虚”也体现在整体历史氛围的真实性上。虽然有观众认为《大秦赋》不像前三部电影那样“简单”,但其实,前三部电影简单的画风与拍摄制作条件差有关。大秦赋虽然更清晰、更精致,但从城墙、兵器到场景布局、服饰的色彩和布局、器物的形式和材质都有细致的考虑。别说真实的战争场面,不仅有其他古装剧所没有的宏大和壮丽,还有根据古代兵书改编的兵种安排。比如秦军进攻邯郸时,战车、步兵、围攻兵形成自己的阵型,骑兵发号施令,投出武器先发制人,然后战车、步兵向边境压下。所谓“比较”,就是历史精神的传递。所谓“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历史”。历史剧在立足历史、呈现历史、以史为鉴的同时,也要正视现实,体现时代精神,找到时代的共鸣点。前三个大秦帝国所歌颂的秦文明是“勇老秦,共赴国难,血不流干,死不休止”的文明。“不穿衣服,与子同袍”是文明。它是为了国家的繁荣昌盛和团结,艰苦奋斗,舍生忘死,浴血奋战的文明。
  “统天下”是先秦先民世代相传的最高法则和精神启示。在此基础上,秦国可以从一个被戎、狄民族围困的小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发展成为一个超级大国,最终统一世界。
  《大秦府》仍然延续着这种历史精神。老秦人每逢重要场合仍唱“不穿衣服,与子同袍”,总让观众兴奋不已。这样的使命感渗透到每个秦人的生活中。他们有坚定的意志和坚毅的心。剧中有冲突,这直接反映了这一点。平元君挟持英仪的妻儿为人质,要求英仪在谈判中妥协,放弃对城市的要求,以换取妻儿的生命。但英仪拒绝了。他含着眼泪说:“我的国王知道我不会因为救了妻儿的命而责怪我,但我姓英,是秦王的亲生儿子。秦王怎么能无视国家和国王当他行动你不能违背国王的命令,你不能打败士兵,你不能错过国事如果你今天杀了我的妻子和孩子,我将领导秦军在未来攻击邯郸,摧毁你的祖庙。你赵家没人能活下去。全世界的赵人都会为我今天死去的妻儿付出代价。”
  这里有点离题的是,英仪也是赵,所以说他杀了世界上所有的赵人显然不合逻辑。但该剧对人物和事件的把握是建立在“六个契约,九州同流合污”的历史精神基础上的。
  所谓“兴”,是指历史剧的艺术虚构。不管历史剧有多“正面”,它都不是历史纪录片。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效率,创作者必须把历史戏剧化,把历史变成戏剧。前三代大秦帝国也运用了大量的小说手法,如商鞅的结局、商鞅与白雪的爱情故事、张颐与苏萱的情感纠葛等。然而,贯穿始终的叙事策略是,几乎每部电影都以一位君主和一位大臣为叙事中心,用他们的经历来布局重大历史事件的起源和发展以及国家命运的变迁。在君主与臣民关系的书写中,小说艺术被广泛运用。
  《大秦赋》的叙事主线是围绕应义仁与吕步伟、应征与吕步伟的关系展开的。在以往吕步伟参与的古装剧或历史剧中,吕步伟与应义仁的关系几乎被塑造成一个成功商人的“投资”。吕步伟认为应义仁有“奇货可居”,愿意冒险护送应义仁回秦国,并为他谋划。
  《大秦福》的编剧着重探讨了应义仁与吕步伟的关系,丰富了该剧的戏剧性和人物的情感集中。吕步伟和应义仁之间的互信,不仅仅是利益的算计,更因为他们是志同道合的政治家——他们都有统治世界的野心,都是生死的知己。这就是为什么剧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应义仁挡住了陆步伟的剑,受伤了。
  段奕宏(微博)饰演吕步伟,他有“无良商人”的一面。比如秦孝文登基三天后去世,关上门后掩饰不住喜悦。但他有政治家的胸襟和作风,与应义仁有着深厚的情谊。很明显,英雄们相互珍惜,共同努力,这也符合一部历史剧的慷慨解囊。
  总的来说,在当前的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下,出现大秦府这样的历史剧并不容易。让我们一起看看,好好珍惜。我们不妨多加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