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琉璃》:把“美强惨”虐到地老天荒

  魔幻仙女"一开始并不是很受欢迎,虽然原著"玻璃美人"是最早在晋江文学城出版的,但它还是赢得了众多读者的追捧,小说作者也是仙女小说领域中的"大神"人物,但多年来,仙霞的戏剧或多或少是审美疲劳的,更不用说"买家秀"和"卖家秀"从网上到网络剧集的两难境地了。

  低期望值","玻璃"视觉传递。童话剧爱好者对童话一直非常宽容,发现"玻璃"之后自发的安利,"玻璃"是一种小小的黑马潮流,在许多数据平台上处于最热的状态。如果你看太多的童话剧,你会发现它们非常相似,但观众总是那么恒定。这其中最主要的审美乐趣是什么?
  童话侠剧",以一种简单而粗鲁的方式,就是"仙女"+"骑士精神"。"仙女"不仅指神仙,也指中国传统神话体系,融合了佛教文化、道教文化等。故事的背景是一个空中的古代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恶魔、神、仙人、恶魔、恶魔和鬼魂混合在一起,故事中的矛盾和冲突往往是不同的"物种"之间的冲突,比如人类世界和魔法世界,或者仙女世界和恶魔世界,然后天空就会落在白热化的天空中,我们的主角将肩负起维护世界和平的使命。
  侠义"是武侠小说中"骑士精神的主人,忧国忧民",主人公在长生不老之后的使命是拯救生命,与武术相比,仙女骑士的特点不仅是依靠神话系统,天地的想象更具有"网感",而且其整体气质是"以女性为导向"。
  自童话侠剧形成以来,"深爱虐待几乎随同出现。"中国圣骑士李晓耀"、"花骨白子画"、"青云志"张晓凡都是侠义、勇敢、受情感伤害的人物,甚至他们都要牺牲自己,热爱自己,才能成为骑士。
  杨咪(微博)和赵有亭主演的"2017年三生十李桃花"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仙人"依然存在,但"侠义"继续退却,"滥用爱情"已成为核心主题。从那时起,"仙女战士"变成了"仙女之爱"。当然,拯救生命(口头上说或装饰)仍然是必要的。坠入爱河需要几条生命和几条生命。"仙女战士"成为"仙女之爱"。当然,拯救生命仍有必要(口头上说或修饰)。坠入爱河需要几条生命,几条生命才能坠入爱河。
  仙女剧"几乎都是"三生"世界观,从"蜜蜜余烬如霜"到"陈西缘"到"枕头书"到此时的"玻璃",劫仙女的过程就是爱上一个人(或恶魔),深受伤害,反复虐待,并最终在一天结束时成家吗?虽然所有的人都在恋爱,但只有仙女的爱才需要几次轮回来凸显纯洁的感情,所以从来没有缺少女性观众。
  玻璃"也是在"仙女之爱"生产线上生产的另一种合格产品,但它也有"5%的创新"。虽然爱情虐待是深层次的,但往往是主人公和女主人公互相辱骂,来来去去,男女平等。这一次"玻璃"的重中之重是对男主人公余思凤的虐待,十代人的生命并没有停止。在小说中,余思凤和女主人公朱玄己只是相爱,但从剧本改编的角度看,余思凤默默地爱着第十代,虐待了第十代。
  第十代时,朱玄己是秀洛的儿子,他成了世界的主人。出生时,他长得很奇怪,但缺乏六种知识,也就是说,他没有心,没有肺,没有感情,没有爱。不熟悉这个世界的朱玄吉,天真、纯洁、可爱。
  余思凤,作为泽宫的弟子,冷酷无情是修行的方式,通常不太接近女性的肤色,不要笑。作为"美"(英俊、苏感)和"坚强"(强大的力量和无边无际的未来)的代表,余思凤在外表上是骄傲的,但她的心却软弱无力,容易倒下。
  余思凤和朱玄己相遇,一个是纯正的男人,另一个是一个不懂爱情的女孩,她没有任何边界意识,朱玄己总是来激怒于世凤,各种甜言蜜语,她脱口而出,脱口而出,在种种暧昧的行为中,她也制造了一张无辜的脸。过了几集,余思凤就和朱玄己有了"深厚的友谊",打破了宫廷的规矩。
  这就是虐待的开始。余思凤被带回泽宫接受十三个炼狱戒律的惩罚。朱玄吉认为自己活不下去了.最后一分钟,余思凤还在担心朱玄吉,打了个钟声.朱玄吉怎么会说他喜欢钟另一端的六个兄弟呢?余思凤的心就像骨灰,但在种种无奈之下,他不得不戴着绝望的面具。将来,如果你再情绪化的话,你就会感受到侵蚀骨锥心脏的痛苦,而情人的咒语将扎根于你的身体中,然后死去。
  四年后再见面时,余思丰决心要冷酷,但面对朱玄己那炫目的催人风格,他反复怀疑自己是直口的,一方面是绝望面具攻击造成的痛苦,另一方面是一厢情愿地深情于无法回答的痛苦,一切都是于思峰一个人无法回答的。
  余思峰"已成为"美强而惨"的最新代言人。从"朗雅榜"的梅长苏、"真魂"的沈伟、"香蜜"的润雨,到"陈妍灵"的魏武伟,"美是坚强而悲惨的"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人之一。为什么观众更喜欢这种一直吐血的男主人公呢?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美是坚强而痛苦"的前提是"美"和"强"。"美与悲剧"只不过是我们曾经认识的专横跋扈的总统的一个新变体。当传统的霸道总统被指责油腻时,这种类型的人物也在屏幕上拯救自己,其中一些人处于两种气质的中间,有些人开始变黑,有些人开始找到另一种方式。这位傲慢的总统一再陷入"悲惨的局面",并一再遭到虐待。
  无意中插入柳树,"美强惨"出乎意料地与悲剧审美快感汇合在一起。换言之,看到美丽而坚强的英雄因为无常的命运和困难,会导致观众的崇拜感,可以上升到英雄主义的精神方向。
  因此,"美是坚强而痛苦的"是特别深情的。他的"美"能吸引女朋友的粉,他的"坚强"能吸引事业粉,他的"悲惨的"女友粉,事业粉,母亲粉,路人粉都会吃。可悲的冯库玉很可怜。
  然而,如果说"美是强大的"在古希腊悲剧中被认为是英雄,那也是"美是强大而悲惨的"的过度升华。梅长苏有一种有点悲剧性的古希腊英雄意识,这位血淋淋的麒麟才子努力工作,牺牲了自己,不仅是为了清清家庭的委屈,也是为了家庭的大义。然而,在"美是坚强而悲惨的"之后,就像"仙女战士"到"仙女之爱"一样,他们的虐待和不幸主要是少数的爱情生活,从家庭的大义到男女的爱,都是不可能的。
  虽然剧中的水准和风格有所下降,但女性观众很乐意为此付出代价。一个人越漂亮越强壮,因为他的感情就越差。他越受虐待,他就越爱你。因此,当观众为主人公遇到爱情时,另一方面暗地里希望编剧的虐待不会停止,虐待到海洋和石头,直到一天结束,也不会停止对君主的虐待。
  说到底,仙女剧中的"美强"只是玛丽·苏的幻想高级版本,它的服务仍然是女孩的心。
  最近,在读了毛的电视剧"冬天的来临"之后,有一种不准确但有趣而有启发性的论述,说美国戏剧中的专横攻击是资产阶级在第二代富人中出现的方式。第二代权力和第二代富人在舆论中的形象本来就很差,他们可以对第二代资产阶级进行审美化。从这个角度来看,"美是坚强的、悲惨的"也是第二代资产阶级的另一种文化表现。只要你是"悲惨的"和"纯洁的",观众们就会很高兴地"佩服她",理解和原谅你的"变黑",让自己沉浸在你会爱她的错觉中--但也许你永远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