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ce 2011

这是来抢钱的吗?几千元一针的玻尿酸,华熙生物成本仅15元

商业新闻 2019-4-29 10:33320网站小编

来源:凤凰网财经

【问道科创板系列报道之五】

近日,“故宫口红”制造商、玻尿酸原料供应商——华熙生物,带着登陆科创板的“雄心”走到了公众面前。

4月10日,华熙生物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上交所受理,并于4月18日获上交所问询。为了抢搭科创板快车,华熙生物在变更为股份公司的当天就签署了辅导协议,仅用21天就完成了IPO辅导,堪称神速。

价值线研究院从招股书中惊奇地发现,华熙生物医疗终端产品(玻尿酸针剂)出厂价103.67元,毛利率85.49%,制造成本仅每支15元。打一针要好几千元,玻尿酸终端售价是制造成本的好几百倍!

曾从港股退市,2017年突击分红10个亿

2008年,华熙生物曾登陆港股,沉浮九年后,2017年11月1日完成香港交易所退市流程,实现私有化,私有化后华熙生物完全集中到香港勤信手中。

招股书显示,华熙生物的前身为华熙福瑞达,2016年1月,华熙福瑞达的股东为福瑞达集团和香港勤信,两大股东一共出资8880万元,而香港勤信就出资8380万元。香港勤信的实控人是赵燕,拥有100%的控制权。

股权集中后,华熙生物马上对香港勤信进行大额分红,合计高达10亿元,全部进了实控人的口袋。而2017年底华熙生物账面上的未分配利润为9.5亿元,相当于一口气分完了。2017年全年净利润为2.2亿元,10亿分红相当于当年净利润的近5倍。

分红后,实控人赵燕首先通过其100%直接和间接持股的华熙昕宇向华熙生物增资3亿元,华熙昕宇取代香港勤信成为华熙生物第一大股东。

随后在2018年6月至2019年3月,赵燕通过香港勤信多次股权转让,将其持有的华熙生物股权全部进行转让,转让所得又进入实控人手中。

目前,香港勤信正在实施注销程序,开始离场。

几千元一针的玻尿酸,成本仅15元

其实,真正让华熙生物进入大众视野的,当属被外界热议的“故宫口红”。

2018年12月,故宫文创馆宣布推出6款口红产品以及两款面膜,随后产品遭购买者吐槽“外观不够高级、塑料感强、口红粘杯明显”,堪称“宫廷风贴纸+TF外壳”,因此“故宫口红”上市未满月,官方便宣布停产。

实际上,生产口红和面膜只是华熙生物的部分业务,玻尿酸原料供应商才是对其身份更为精准的描述。华熙生物在招股书写道“公司是全球领先的、以透明质酸微生物发酵生产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企业,透明质酸产业化规模位居国际前列”。

此次,华熙生物拟募资31.5亿元,主要投入三个领域:华熙生物研发中心、华熙天津透明质酸钠生产基地以及华熙生物生命健康产业园项目。可以看出,华熙生物此次冲击科创板是为了更好地扩产玻尿酸系列产品,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招股书显示,华熙生物2018年收入12.63亿元,利润4.2亿元,净利润率33.25%。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7.22%、75.40%和79.94%。

2018年,华熙生物医疗终端产品(玻尿酸针剂)销量为301.64万支,收入为31270.31万元。收入31270.31万元除以销量301.64万支等于出厂价每支103.67元。

招股书显示,2018年华熙生物医疗终端产品的毛利率为85.49%。出厂价103.67元,毛利率85.49%,制造成本就是大约每支15元。打一针要好几千元,玻尿酸终端售价是制造成本的好几百倍!

另外,财务数据显示,原料产品是公司核心收入来源,占比50%以上,但报告期内占比有所下降,相对的功能性护肤品比值增加。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共有7家境内控股子公司,6家境外控股子公司,1家境外联营公司。除了山东华熙海御、香港捷耀实现盈利,其他则表现为亏损或未有营收。可见,公司营销销售方面表现差强人意。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华熙生物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7%、3.14%、4.19%,均不到5%,作为一家生物科技高新技术企业,研发投入不足将如何面对市场竞争?

IPO前夕实控人之子突击入股,“三类股东”突增

招股书显示,2018年5月,华熙生物进行一次增资,其中有百信利达这个企业。

招股书显示,王雨梦直接及间接持有百信利达100%的合伙份额,王雨梦竟是实际控制人赵燕之子。百信利达与华熙昕宇具有关联关系,为一致行动人。

除了实控人儿子突击入股,华熙生物还存在“三类股东”问题。招股书显示,最近一年,发行人进行股权转让的情况如下:

可以看出,这23笔股权转让中,最频繁的集中在今年2月和3月,也就是在辅导备案前,转让方为香港勤信和华熙昕宇,而受让方多为“三类股东”。“三类股东”,是指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发行人的股权清晰,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持有的发行人股份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而“三类股东”本身的特殊性使得其投资的企业在拟上市的过程中不受待见。

主要原因是其容易导致投资企业股权不稳定。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的背后往往有许多股东,在多个金融产品相互投资的情形下,股份代持、关联方持股、规避限售、短线交易,甚至利益输送等问题时有发生。因此,资金来源的不确定性就难以确定拟上市公司股权是否清晰。

近年来,“三类股东”成为证监会审核要点,这也给华熙生物此番IPO蒙上了阴影。

面临商誉减值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7年1月,开曼华熙收购了Revitacare 100%股权,该交易系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需确认商誉。2018年9月,华熙生物通过全资子公司收购了Revitacare 100%股权,并按账面价值确认原有商誉。

2017年末、2018年末,华熙生物商誉账面价值分别为7257.01万元、7298.86万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85%、3.52%。

因此,华熙生物面临商誉减值风险。公司至少每年对收购形成的商誉执行减值测试,如果被收购公司未来经营状况未达预期,则发行人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可能对公司的当期盈利水平产生不利影响。

价值线综合国际金融报、新浪财经、IPO头条报道

发表评论

小尾巴娱乐网 Copyright © 
sitemap